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365国际助孕中心_正规代怀孕机构_您身边的代怀孕管理专家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汉助孕 >

民族自决原则为什么不适合内部分裂

时间:2019-08-04 04:18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民族自决原则是国际法的重要基本原则,在民族独立和解放运动时期是反殖民化的重要理论武器,也是新国家产生的重要依据,得到了全世界的普遍公认。2008年科索沃在欧美的支持下单

  民族自决原则是国际法的重要基本原则,在民族独立和解放运动时期是反殖民化的重要理论武器,也是新国家产生的重要依据,得到了全世界的普遍公认。2008年科索沃在欧美的支持下单方面宣布独立,其背后的法理依据就是民族自决原则,这一事件的后果可能是灾难性的,因为它很容易成为国家分裂主义者分裂国家的唯一国际法上的依据。随后格鲁吉亚的南奥塞梯以科索沃独立为由宣布独立,这充分证明了民族自决原则作为国家独立的法律依据是隐藏着危机的。如果这些陈旧的往事不能够唤起人们的记忆,那么发生在3月份乌克兰的克里米亚独立充分的暴露了民族自决原则在当代的扭曲意义。这不得不让国际法学界重新审视这一支柱性国际基本原则。我们必须打破原来的思考范式,抛开民族自决原则在历史上的功绩不论,在现代意义上找寻民族自决原则的适用范围和条件。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民族自决原则得到了全民发展。[1]首先全面而深刻论述民族自决权的人是列宁,他认为民族自决权就是民族脱离异族集合体的国家分离,就是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随后美国总统威尔逊也对民族自决原则的内涵进行过相关的解释,在一些条约中提出了保护少数人群的条款[2],此时民族自决原则还没有成为一条重要的国际法重要原则,只是政治原则而已。确立民族自决原则成为一个国际法重要原则的首要国际性法律文件应该是《联合国宪章》,其明确规定:发展国家间以尊重平等权利及自决原则为根据之友好关系,并采取其他适当办法,以增强普遍和平。[3]随后一些国际性法律条约相继给予了确认。[4]民族自决原则为殖民地和受压迫受奴役的国家和民族提供了政治和法律上的支持,在其影响下更多受压迫受奴役的国家和民族得到了解放,取得了独立和国家主权。随着国际政治环境和世界政治格局的变化和重构,民族自决原则的含义也应该得到进一步的阐释和赋予给严格的适用规则。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有些国家分裂分子利用该原则企图分裂业已形成的国家格局,冲破国际政治格局,扰乱世界政治秩序。有些西方国家也利用该原则支持一些多民族国家的分裂行为,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企图颠覆国家政权,乱中谋利。当代时局下民族自决原则的内涵已经被扭曲适用了,重新厘清其产生的历史背景和应用前提意义重大。

  从民族自决原则产生的历史背景可以看出,民族自决原则适用是有着严格的背景条件限制的,并不是一项绝对性权利。

  首先,民族适用原则产生在反殖民化和解放运动时期,有了民族自决原则,殖民地国家和民族就有了法律和政治支持,为取得反殖民化斗争的胜利提供了理论支持,也正因为如此,民族自决原则成为了许多新国家产生的背后法理依据。在当代世界政治格局中,被殖民化的国家和民族逐渐消失了,大多数国家取得了国家主权和独立。所以民族自决原则失去了其适用的一个大的背景环境,如果脱离这个大背景来适用该原则,意味着国际秩序的混乱和多民族主权国家的分裂和战争。这就产生了国家主权和民族自决权的矛盾问题,其实这个危险性矛盾本质上就是如何衡量民族自决权和国家主权的关系问题。笔者认为在适用国际法民族自决原则时,我们应严格遵循其产生背景。在全球化迅猛发展的当下,我们应该赋予民族自决更加深刻的法律内涵。在21世纪旧殖民主义和民族解放运动消失了,但新的霸权主义抬头,打着民族自决的旗号分裂异于自身意识形态的国家。种族压迫和种族歧视应该成为民族自决原则适用的一个主要依据。

  其次,民族自决原则的适用要处理好一对矛盾,即国家主权与民族自决权的张力性关系。主权是国家固有的属性,也是国家最重要的属性。[5]16世纪后半期,近代意义上的国家主权萌生,博丹认为主权是国家内绝对和永久的权力,这种权力至高无上,除了遵从上帝和自然法外,不受其他限制。[6]即使作为国家根本性母法的宪法也不能限制国家主权,君主国中国家主权天然的赋予了君主,共和国中国家主权属于人民。法国思想家卢梭在其《社会契约论》中深刻论述到:每个国家的人民把自己置于代表公共意志的至高无上的主权支配之下,而主权就是公共意志的运用。[7]可见主权的不可转让和不可分割性。

  “在国际法中,主权意味着国家的自主和独立。不言而喻,只有国家才能要求享有主权(不论对内或对外主权),没有比国家更高的机构。对外主权的性质主要是消极的,即不屈从外国的权威,对内主权则更为积极,它在本国领导范围之内树立起超乎任何个人或集团之上的最终权威。[8]由此可见主权有着对内对外双重属性,是国家的基本要素之上,在国际法上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有学者[9]认为,国家主权并不是不受任何限制的,如果国际法可以称之为法的话,国家主权应该受国际法规范的约束。但国家主权并没有受民族自决权的限制。许多法律性文件[10]也明确支持国家主权高于民族自决权的,排除民族对抗中央政府的可能性。可见民族自决原则发展成为了具有特殊内涵的国际法基本原则,不具有绝对性。在当代政治格局的重构中应该明确其适用条件和范围。

  2014年3月,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议会决定克里米亚成为了主权国家,宣布独立,并向俄罗斯联邦提出加入俄罗斯联邦的要求。这一政治性事件搅动着整个亚太政治局势,成为了继科索沃等国家之后依据民族自决权独立的又一国家。这不得不让我们质疑这种国家成立的合法性。笔者认为克里米亚共和国的成立和科索沃没有什么根本区别,都是当下民族自决原则的变异适用,其是不合法的。没有民族自决原则的适用基础,违背了国际法中民族自决原则的适用规则,是一场政治分离运动。民族“分离”是指属于一个主权国家内一部分的公民从该主权国家脱离出来。[11]民族自决权完全不能与分离权划上等号的。在形式上,分离与民族自决看似有着密切的联系,但是从本质上看,民族自决后的分离是合法的,同样是分离,民族自决后的分离是一种结果。分离主义倒不是这样的,它本质上就是恶意分裂国家,颠覆国家政权,应该为国际法所禁止。民族自决权的适用范围限定在殖民地的独立运动。这样避免扰乱整个国际法秩序。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的世界总体和平局势下, 一直潜伏着局部动荡不安的暗流, 其中对世界和平最大的威胁是世界各地的各种民族矛盾与仇恨。在亚洲、东欧以及西方发达国家内部都不同程度地爆发出民族分裂危机。[12]克里米亚的独立就是一种分离现象,不利于整个国际秩序的稳定,影响整个乌克兰的经济、政治等各方面的发展,对乌克兰人民来说是一种灾难。从法理上,我们可以这样解释克里米亚独立的非法性。 首先,克里米亚的独立并不是受到了殖民侵害和种族压迫。在克里米亚地区,存在着过半数的俄罗斯人,其他种族并没有在宗教、语言和政治上压迫他们,并且给予了他们更多的自治权利。在这种没有压迫的情况下,克里米亚宣布独立,侵害了乌克兰的国家主权。其次,为了杜绝民族自决原则的滥用,维护国家的主权完整。联合国的相关文件明确规定民族自决原则的行使不能破坏国家主权,维护国家主权的完整性。将其限定在种族压迫和种族歧视上,是国际法维护主权基础性地位的需要。乌克兰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对内拥有着无可争议的绝对性权力,任何一个群体都不能超越主权来对抗中央政府的权力。这种行为不是民族自决权的运用,而是民族分离主义的恶果。在乌克兰动荡局势的乱象中,我们应该透过现象查看克里米亚事件或随后的几个州的独立行为本质。再次,在乌克兰克里米亚的独立时,并不是采取全民公决的方式,而是少数亲俄势力操作的结果。

  总之,乌克兰几个州的独立行为是不合法的,没有国际法的支撑理据的。只有真正的认识到民族自决原则适用的条件,我们才能不被民族分离主义得逞。而在一些西方发达国家内部, 如英国的北爱尔兰、法国的科西嘉、加拿大的魁北克和美国的夏威夷等, 激荡着民族分离主义浪潮。[13]处于后殖民时代的分离主义侵害着大多数独立的主权国家,必须引起我们的警惕,防止其利用可能利用的方式扰乱国际政治秩序。

  中国外交在很多时候徘徊在理念与利益之间。克里米亚独立挑战着中国一直坚持的国家主权与领土完整的理念,克里米亚的背后是俄罗斯,中国与俄罗斯在面对西方同盟化体系的时候,很多时候是需要抱团取火的。中国与俄罗斯建立的是战略伙伴关系,事实上的“准同盟”。在2008年奥运会期间,俄罗斯与格鲁吉亚发生了战争,普京治下的俄罗斯越来越强硬,这样的强硬是符合俄罗斯的核心利益的。而中国在面对俄罗斯实现帝国情怀的时候,是不会牺牲自己的核心利益的。在转型时期的中国,构建现代型国家是当务之急,而真正实现这一任务需要一个完整统一的国家。因此中国必须坚持国家主权绝对原则,任何原则都不能轻易超过这一根本性原则。阿布哈兹与南奥塞梯被俄罗斯认定为独立国家,也给中国出了个难题。今日的克里米亚独立又给中国政府带来了难题。在理念与利益之间,中国艰难的博弈着。面对艰难的博弈,我们必须明确自己的立场,坚持国际法的基本原则的同时给予俄罗斯不同程度的谅解。

  乌克兰冲突不断升级,导致了中国在乌克兰的投资很难进行,即使已经投入的项目也部分被迫中止。在这样的动荡局面中,我们的企业只能出于自我保护的目的,部分撤出乌克兰,造成了我国经济领域投资不可挽回的损失,影响中国与乌克兰的工业合作。中国企业需要安定的乌克兰,而不是混乱无序的乌克兰。在乌克兰克里米亚独立的背后是对乌克兰整个国家秩序的破坏,当然包括乌克兰的经济秩序,这种秩序的破坏严重影响了我国投资人的投资信心,导致了我国投资人的投资恐惧心理。由此可以看到乌克兰的混乱局势不仅给自己国家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更给我国带来不可挽回的经济损害。

  一个事情往往有两个方面,一个积极面,一个消极面。在乌克兰危机的消极背后往往隐藏着巨大的机遇。虽然我国在外交、经济等方面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但是乌克兰危机的背后是美俄之间的角力,这加大了中国与俄罗斯之间的合作机遇,更是加强全面合作的良好节点。在俄罗斯与美国为首的西方进行博弈的过程中,中国便成为了俄罗斯寻找的最佳战略合作伙伴。中国可以从俄罗斯进口我们需要的能源,俄罗斯也可以得到中国的帮助。2014年亚信峰会上,我国与俄罗斯签署了多项合作协议。这充分说明了乌克兰危机的给予我们与俄罗斯合作的巨大机遇,对于维护我国核心利益是不可多得的机会。

  民族自决原则在国际法上是一条基本的国际法原则。它的适用是有具体的历史条件的,我们必须明确当代民族自决原则适用的法律规则。我们可以从三个方面给予规制:一是主张民族自决的民族必须受到民族压迫或种族歧视以及政治上的不平等;二是尊重主权高于民族自决权的原则,这是防止民族分离主义破坏国家主权的有效规则。三是即使主张民族自决原则,我们也必须坚持全民公投的民主方式,不能以少数人的意志代替了大多数人的意志。从乌克兰局势看,克里米亚及其他州的独立充分说明了民族分离主义假借民族自决原则这一正义原则分离国家的阴谋。我们必须抛开迷乱的假象,透析民族分离主义的本质,维护国际秩序的稳定。乌克兰克里米亚自治州的独立并不符合以上三个条件,是不合法的,违背国际法原则。这样的独立实质上就是分离,我们必须加以警惕,以免分离主义者打着民族自决的旗号分裂我们国家,破坏国家主权与领取完整。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